想必不少人都在2元店里买过东西,在2元店里,我们可以买到许多生活用品,诸如台灯、耳机、音响、梳子、镜子、香薰等……2元店的许多东西,确实物美价廉,但那也仅仅是针对本身就价值低廉的小商品,你很难在2元店里买到LV。在股票市场,我们同样很难用低价淘到诸如贵州茅台这样的长期价值股。事实上,如果你仅仅因为P/E或者股价太高而放弃,那么你可能放弃了市场上最成功的股票。真正让人激动的、有潜力的公司一般是不会在打折区里出现的。正如你在2元店里买不到LV一样。

什么是高?什么是低?

每个人都知道那句老话“低买高卖”。这句话很有道理——就像走进一家商店,看看什么东西便宜。但是,低买和高卖对于现在的股价毫无作用。现在价格比原来或高或低,对于预测其明天的走势毫无帮助。一只股票价格可以从300涨到1000元,但另一个可以从10元跌到1元甚至一文不值

许多股民对于高股价有天然的恐惧,在他们看来股价高低和风险高低相挂钩,于是不少人在选股时将高价股排除在外,而将那些股价低于10块的作为重点对象,指望着哪一天也能抓住一个像东方通信这样的10倍股。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你会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你买的低价股可能等几个月、几年也难以有起色,甚至可能一着不慎落个退市的结局。

2018年3月,山东钢铁股价跌回2元。没错,它很荣幸的进入了股市的“2元店”,是不是已经很低了?但是它现在的价格仅仅1.25元,再跌都面临退市风险了。和他一样的还有包钢股份,股价也在1元附近晃悠。

看市盈率(PE)高低是不是会好一点呢?其实也不然。当前市盈率低于10倍的个股一抓一大把,但是除去银行股,并不能找到几个真正值得长期投资的好股。

比如,2018年至今,蓝光发展股价一路走低,期间市盈率(TTM)也一路走低,目前市盈率在5倍以下,而其价格基本也处在历史低位附近,除了2019年初跟随大盘起舞过一波,此后毫无起色。可见,市盈率的绝对高低,并不能成为股价走牛的关键因素,类似的例子有很多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关注低价股的你,很难想象贵州茅台326.8元/股的历史新高,居然是一个新的起点,等待你的还有400大关、800大关、1000大关……当然,你也无法想象长春高新一路斩荆披棘,股价直追茅台。

在投资中,我们要回避股价异常低以及市盈率异常低的个股,也许现在看起来很低,但未来他可能更低,简单来说,2元店里你买不到LV。同样,我们也不能单纯的对高价谈虎色变,你以为的高并不是真的高

不同行业对应不同的PE,看绝对PE是荒谬的

周期性行业一般市场给的PE都不高,因为周期性行业盈利不稳定;银行业估值一般不高,因为市场担忧它的坏账;消费行业PE比周期行业略高,因为他们的业绩一般比较稳定;军工企业PE一般较高,因为有资产注入的预期;科技企业PE一般较高,因为有高成长预期。

我们很难用周期性行业的PE比方说10倍PE去捡到一只科技型牛股,科大讯飞市盈率(TTM)最低时也有30倍,常年在60倍以上徘徊。我们也很难用10倍的PE去捡到一只军工属性的牛股,中航光电市盈率(TTM)常年在30倍以上。

同样,一只消费股,当他市盈率超过50倍,这是难以想象的。2008年,贵州茅台市盈率(TTM)一度超过100倍,此后发生了什么,想必大家都知道,茅台股价腰斩了。

那么,当一只周期股的市盈率超过100倍时,会发生什么?

2018年初,洛阳钼业股价(前复权)创出历史新高,市盈率超过100倍,而就在2017年,洛阳钼业净利润还创下27.3亿的新高,但是100倍PE仍然显得过于碍眼。此后发生了什么?股价腰斩了,市盈率(TTM)最低跌至16倍左右。

所以,在选股时并不能一味地看市盈率的绝对高低,我们首先得清楚个股所处行业的市盈率水平大致是什么样的,了解了整体水平。其次再来看个股在行业中的相对地位,行业龙头估值会比其他个股高一些,比方说茅台当前市盈率(TTM)是41倍,五粮液则只有33倍。最后,再观察个股市盈率的历史高低点以及均值分布,如果个股市盈率比历史平均水平低,甚至接近历史低位附近,而业绩又没出现大问题,那么当时的价格就是有吸引力的。

文章的最后,我们再来强调一遍,2元店里买不到LV。相同的,我们很难以低价或者低市盈率买到有潜力的价值股(银行股除外)。

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,不代申捷策略意见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。